茶曲曲曲曲quuuuuuu

听得到吗
深海的鲸

我怀疑树木是因枝干太僵硬才不能随风起舞,
可笑的是会爬树的猫咪也有栽进垃圾箱的一天。
我哼着婉转小曲仰望着不属于我的碧海蓝天,
不相信就那么巧会中飞鸟毫无征兆的大礼包。
我想着什么时候也能手握琴弦忘我地演奏一回,
吟诗作赋我做不来但我能记下身边各种趣事。
我与自然本生在一个空间却看似相同亦不同,
近说落叶芳草远道山崖斜阳怎叫人不拍案叫绝。

光影.


头顶照灯泛着黄晕的光打在我手捧着的书页上,本就有些发黄的纸张似乎显得更加有感觉了。
偌大的一间图书馆只有这一束光,仅容得下一人之身,还不容易才弄到的名额,可得抓紧。
有些书,已经沾了些灰尘,有的封面早已被翻破,还真的是一点不惊人。能想象得到旁边绕着你一圈都是书吗?书架的高度达到屋顶,只得用长梯取下爱书。有时甚至已经爬到不想再从椅子上爬下来而干脆坐在梯子的顶端捧着本书,带着随时会掉下来的刺激心情阅读,真的可以去试一试。
这家图书馆每天23:00准时打烊,不管还有没有人在里面。
这书中的一字一句就这么被光照耀着,很舒服,而且会有幸福的感觉。仿佛光打在自己身上,暖的是身也是身,对没错是暖光。
我啊,是真的很喜欢被光被书围绕的感觉。我字典中的“惬意”便是这样做解释的。
窗外的树跟着风晃着脑袋,我听不见风的“唦唦”声,看似冷冷的月光射其上,也是温柔的。
“咔。”
哦是的没错,管理员来熄灯了。不,是已经熄灯了。
不过还好,我带了手电筒。

微弱的光

序章.

请你把星子放入眸,细细体会微弱而又耀眼的光芒。
朋友,见过灯塔吗?没错,海上的那座可靠港湾。大海上夜晚的风儿总是喧嚣,天空总是昏暗,指引船只前行的,只有那束光。

我背着旅行包只身一人穿梭在寂静的森林,大概是迷路。心中的星火一点点消逝,我完全凭靠直觉径直前行。我低着头,猛然瞧见地上不太黑的一团,揉了揉眼,是影子!影子!我望着地上的另一个我,略淡,或许是光线的强度不够吧,不过,也够了。星火重燃。

一.

刚睁开的双眼就被窗外的那层薄雾蒙上。窗户设计在床尾的缘故,每次大清早一醒来眼球便被高挂的红日所发散的光芒刺激,而今日并非如此。白雾笼罩着的阳光似乎没那么刺眼,似穿戴上一层纱这感觉。有些迷糊却不乏些许朦胧感。

这雾像是有种不可抵抗的力量,牵引着我的睡神经脱离体内,原本还以为睡意挥之不去,现在却甚是清醒。快速起身站在立镜前打理好着装,虽说是清醒了,可觉得屋子顶部有些闷燥,烟雾弹似的盘旋在头顶上方。

随意地糊了口面包喝了杯牛奶夹上公文包便上街了。雾久久未散。可能受它的影响,耳朵听见的声响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我不知路边的孩童在交谈些什么,只看出他们在哈哈大笑却也不知笑些什么。我的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我尝试着开口说话,“我…我是谁…”有嗡嗡的声音但不是很清楚,再大声点,“我是谁!”听完后笑了笑,原来自己的声音是可以听到的。我继续向前走,像什么也没发生,只觉得周围人的目光都朝向我,不管这么多,仅走路。

就这样静悄悄地度过了一天,或许我在生活中是个透明人,大家都不太在意,也就没什么人询问我的情况。回到家躺在床上,每天这个点都该哈气连天了,可今天却不。

“这一切应该只是梦。”我一边拉拢窗帘一边催眠着自己,并强迫自己赶紧入睡,很快,熟睡。

第二天一起,拉开帘子又瞧见满眼的雾气。但我却没那么难受和敏感,也许是因为我在这间隙中寻找出了太阳的光亮,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