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曲曲曲曲quuuuuuu

听得到吗
深海的鲸

囤两个句子。…

我是说,那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枪声。

听着,这枪,从此刻起…属于你了。




我爱上枪这鬼玩意儿了。()不占tag了

【味音痴】算日常/当小黄人突然出现/

To扶风@君莫笑雨烦 终于写好了!!!


前几天刚去看的DM3,小黄人好可爱啊!!!!!

“亚瑟你知道吗最近有新上映的电影!要一起去看吗?”亚瑟被阿尔强拉出来逛街,走在路上阿尔突然凑过头来问他要不要去看电影。
“《神偷奶爸3》吗。”事实上,亚瑟也只知道这一部最近出的电影,也是随口一问。
“对呀对呀就是那个!一起去看吗!”
“幼稚。”亚瑟知道阿尔下一秒就要开始不停地念叨小黄人有多么多么可爱。因为他自己也这么觉得,只是因为不想承认自己和阿尔的想法一样罢了。
就算亚瑟表面上看上去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被阿尔硬拖去了电影院。
可谁知。
还没走到电影院门口,眼前的景象使两人惊了。一群身材矮小却灵活的大眼仔从影院仓促的奔跑着。
“是小黄人!”阿尔更加扯紧了亚瑟的衣袖。
“是的!”就连亚瑟也不淡定了。
阿尔眼疾手快扯住身前一个小黄人的裤带,那小黄人瞬间被提拎在空中,是Mel.
“你们怎么从屏幕里面出来了?!”阿尔的语气中有一丝不可思议。
"Tatata bala boss!Madoka!!!(我们厌烦了我们的主人!觉得没劲了!!!)"(后用英文代替小黄人语)
"Our boss does not wanna be a bad man at all!!!!!(我们的主人根本就不想做坏蛋!)"其他的一些小黄人也跟着一起大叫。
“那你们跟着我们吧!”阿尔心血来潮对着小黄人们说,看样子有点兴奋。哦不,是非常兴奋!
“喂你又不是坏蛋。”亚瑟瞧了一眼有些兴奋过头的阿尔。
面前的小黄人们更是乐开了花,"Really?You can be our new boss and take us to do the bad things?(真的吗?你愿意做我们的新主人并且带着我们一起去做坏事吗?)"
阿尔望着一个个可爱的眼睛笑了笑,“今天,就让我们当一回大反派吧!今天不是英雄阿尔,是大坏蛋阿尔!但也是最帅的!”
……
“喂你干什么!”店铺老板望着阿尔飞奔的身影气得快晕过去。"Good job!(干得漂亮!)"阿尔路过这家糖果店铺的时候顺手在铺上抓了两把糖果抛给了跟在身后的小黄人们,得到了Mel的赞扬。阿尔他们已经走远了亚瑟还在上铺哪里给老板道歉。
“接下来!我们来干件疯狂的事!Go!”阿尔食指指向天空大声叫道。"Hooray!(好诶!)"
“Kika la po maka bomba,
Bella mira la bologna!(小黄人语.歌词.)”
随后,阿尔和小黄人们将小镇翻了个底朝天,每家商铺不是少了东西就是被闯得乱七八糟东西被砸得稀巴烂的。每回都是亚瑟在后面为他们收拾残局。
“呼———完成啦!”阿尔坐在草地上长舒了一口气。"Ye ye ye ye!(耶耶耶耶!)"这时候亚瑟还没跟上来呢。
“你们觉得干坏事很爽是吗?”小黄人们频频点头表示赞同,“那是你们没有想过做事要负下自己的责任。格鲁不愿再当坏人一定也是意识到这一点,而且他不想你们受伤害。”"Alualualualua...(议论中)"小黄人们互相讨论着,觉得阿尔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这时候跟着他们跑了一天的亚瑟也赶到了。
阿尔起身走到亚瑟身边,贴在他耳边说了声"Thank you today."亚瑟心里明白他都和小黄人说了些什么,也很高兴,拍了拍阿尔的肩头。
"Bye!We have decided to go back to Gru!Good luck!(拜拜!我们/听了你说的/已经决定回到格鲁身边了,也祝你们好运!)"
"Bye!"两人相视一笑。



前面那个小黄人语是真的去百度查的!)

我怀疑树木是因枝干太僵硬才不能随风起舞,
可笑的是会爬树的猫咪也有栽进垃圾箱的一天。
我哼着婉转小曲仰望着不属于我的碧海蓝天,
不相信就那么巧会中飞鸟毫无征兆的大礼包。
我想着什么时候也能手握琴弦忘我地演奏一回,
吟诗作赋我做不来但我能记下身边各种趣事。
我与自然本生在一个空间却看似相同亦不同,
近说落叶芳草远道山崖斜阳怎叫人不拍案叫绝。

光影.


头顶照灯泛着黄晕的光打在我手捧着的书页上,本就有些发黄的纸张似乎显得更加有感觉了。
偌大的一间图书馆只有这一束光,仅容得下一人之身,还不容易才弄到的名额,可得抓紧。
有些书,已经沾了些灰尘,有的封面早已被翻破,还真的是一点不惊人。能想象得到旁边绕着你一圈都是书吗?书架的高度达到屋顶,只得用长梯取下爱书。有时甚至已经爬到不想再从椅子上爬下来而干脆坐在梯子的顶端捧着本书,带着随时会掉下来的刺激心情阅读,真的可以去试一试。
这家图书馆每天23:00准时打烊,不管还有没有人在里面。
这书中的一字一句就这么被光照耀着,很舒服,而且会有幸福的感觉。仿佛光打在自己身上,暖的是身也是身,对没错是暖光。
我啊,是真的很喜欢被光被书围绕的感觉。我字典中的“惬意”便是这样做解释的。
窗外的树跟着风晃着脑袋,我听不见风的“唦唦”声,看似冷冷的月光射其上,也是温柔的。
“咔。”
哦是的没错,管理员来熄灯了。不,是已经熄灯了。
不过还好,我带了手电筒。

微弱的光

序章.

请你把星子放入眸,细细体会微弱而又耀眼的光芒。
朋友,见过灯塔吗?没错,海上的那座可靠港湾。大海上夜晚的风儿总是喧嚣,天空总是昏暗,指引船只前行的,只有那束光。

我背着旅行包只身一人穿梭在寂静的森林,大概是迷路。心中的星火一点点消逝,我完全凭靠直觉径直前行。我低着头,猛然瞧见地上不太黑的一团,揉了揉眼,是影子!影子!我望着地上的另一个我,略淡,或许是光线的强度不够吧,不过,也够了。星火重燃。

一.

刚睁开的双眼就被窗外的那层薄雾蒙上。窗户设计在床尾的缘故,每次大清早一醒来眼球便被高挂的红日所发散的光芒刺激,而今日并非如此。白雾笼罩着的阳光似乎没那么刺眼,似穿戴上一层纱这感觉。有些迷糊却不乏些许朦胧感。

这雾像是有种不可抵抗的力量,牵引着我的睡神经脱离体内,原本还以为睡意挥之不去,现在却甚是清醒。快速起身站在立镜前打理好着装,虽说是清醒了,可觉得屋子顶部有些闷燥,烟雾弹似的盘旋在头顶上方。

随意地糊了口面包喝了杯牛奶夹上公文包便上街了。雾久久未散。可能受它的影响,耳朵听见的声响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我不知路边的孩童在交谈些什么,只看出他们在哈哈大笑却也不知笑些什么。我的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我尝试着开口说话,“我…我是谁…”有嗡嗡的声音但不是很清楚,再大声点,“我是谁!”听完后笑了笑,原来自己的声音是可以听到的。我继续向前走,像什么也没发生,只觉得周围人的目光都朝向我,不管这么多,仅走路。

就这样静悄悄地度过了一天,或许我在生活中是个透明人,大家都不太在意,也就没什么人询问我的情况。回到家躺在床上,每天这个点都该哈气连天了,可今天却不。

“这一切应该只是梦。”我一边拉拢窗帘一边催眠着自己,并强迫自己赶紧入睡,很快,熟睡。

第二天一起,拉开帘子又瞧见满眼的雾气。但我却没那么难受和敏感,也许是因为我在这间隙中寻找出了太阳的光亮,很舒服。

万圣节的旧图x
我不会说我圣诞节的Mable拖到现在都还没画完//

您好这儿有您的一封信

个人觉得信可以传递爱.
1.
她路过这条小道窗口很多次,可那扇闪着泪的窗儿却依旧紧锁.
窗边的铃兰花是我见过最含蓄最清香的.仿佛映着你的影子.你还是那样清秀那样一尘不染.她这样和我说.
你可是她曾经最好的朋友啊.
"可能都不记得我了吧."她经常和我提起你,一说就是几个小时,这些你都不知道.每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能感受到,感受到她内心的孤独与空洞,你知道她啊不是个感性的人,但唯独你.有些时候我都会有些嫉妒你,她每次谈到你都是笑着,你是那个可以让她笑的粲然也是可以让她哭得憔悴的人,我不是.
"稍微等我一下."每经过你那小而简的小屋前,她总要停留,她对着那门笑,笑得温暖.时不时伸出的小手愣在半空,放下也不是,敲上门也不是,那纠结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呢.
铃兰是你最爱的花.她可记得呢."今天去牵路吧."每当她说要去那儿的时候我便知道她是想给那株铃兰浇水了.你也知道她不是个什么细腻的人,可那花却养得格外的好.
你的离开莫过于是对她最大的打击了,她生怕你在那儿忘了她,忘了那个曾经最要好的朋友.
真的.
也望你生活的好,天尽头的彼岸一定很漂亮吧.

这是我塞在天牵路18号信箱里的一封信.

给白柯.
2016.9.19